旅游装备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民宿·酒店 > 正文

北方民宿探寻不同于南方的道路

中国旅游网www.cntour.cn2017-06-12

6月,北方民宿开始进入旺季。北京周边的几家人气民宿,如山楂小院、姥姥家、原乡里、麦语云栖等,周末基本满房。位于密云的云峰山树屋,去年刚将树屋从9间扩大到21间,虽然房价达两三千元,依然供不应求,暑期的周末时段几乎售罄。然而,与蓬勃发展的江浙沪、云南民宿市场相比,北方民宿整体业态仍然滞后很多,今年四月某平台评选的全国50家民宿榜,北方地区仅有青岛的微澜山居一家民宿上榜。

  北京和青岛民宿产业将率先崛起

  目前,精品民宿主要集中在长三角、滇西北和闽东南区域。就民宿的客源构成来说,江浙沪为民宿市场最庞大客源地,总数占到79%(上海为58%),北京只占4%,这与当地的经济发展、消费能力以及市场需求完全不匹配。其实,北方尤其是京津冀的民宿数量并不少,但以低端的农家乐为主,虽有个别精品民宿出现,但未能形成集群。

  不少业内人士仍看好北方市场,认为京津冀、山西、山东青岛、大连等区域民宿前景乐观,但是目前受到消费观念、政府引导、气候、人才等客观条件制约,还需要几年的培育时间。“北京和青岛民宿产业将率先崛起,这几年已经出现一些好民宿,比如京郊的瓦厂、山楂小院、原乡里,青岛的微澜山居等,但是依然缺乏全国性的精品民宿。”乡创学院院长顾军说,“据我所知,今年还将有一批好作品在京郊、青岛建成。”

  的确,今年“爆款”民宿山楂小院创始人陈长春的团队一直很忙,不断奔波于延庆、房山、河北涞水,端午节期间位于周口店的10家小院黄栌花开刚刚开业,今年还将推出50个改造完毕的院落,“未来三年内计划达到1000家。”而原乡里民宿创始人曹一勇告诉记者,整个端午节都在带着土建及装修施工团队忙于改建,计划今年在北京周边的5个村落近30个院落开业,分别位于延庆、易县、满城等。而青岛本土品牌朴宿文旅三年前推出爆款民宿微澜山居之后,今年又陆续推出新项目。

  其实,北方精品民宿起步并不晚。比如依托慕田峪长城、口碑极好的瓦厂早在2010年就开业了,并带动了整个怀柔北沟村的民宿经济;而云峰山树屋2012年开业不久,9栋树屋就需要提前半年预订;前期投入3000万的山里寒舍于2013年营业,更是艳极一时。而以莫干山为代表的中国民宿也正是从2013年开始火爆的。一位投资者告诉记者,三年前他的确考虑在京郊投资民宿,不过实地考察之后,决定转投浙江,“虽然市场需求很大,但是北方的气候和环境势必将增加民宿的前期投入和运营成本。”因此,这几年民宿的大量资本主要集中在江浙沪及云南一带,与京郊乃至整个北方民宿业态拉开了差距。

  打造主人IP,实现弯道超车

  随着民宿经济过热,江浙一带的民宿也出现了很多问题,面临洗牌,包括同样存在淡旺季、人才缺失等问题,而产品单一化的弊病更是逐日凸显出来。曹一勇认为,与南方相比,北方市场拥有自己的优势,随着京津冀大发展,未来资本会更多流向乡村,尤其是北京周边潜力大。另外,恰恰是晚了这几年,南方民宿发展弯路和教训,北方民宿可以避免,而且实现弯道超车。

  比如,莫干山民宿设计师扎堆,有些过于强调设计却忽略了体验感,而近两年进入市场的京郊民宿经营者们,早已不再一味强调情怀,更加注重消费者的需求,并考虑可复制的商业模式。他们意识到仅仅提供住宿空间是不够的,开始与其他产业及在地文化相结合,包括农庄、咖啡馆、茶馆、小型博物馆等,今年秋季即将开业的呆呆精品民宿,选址位于丰宁坝上的老羊圈村,据创始人介绍,最大特色就是与当地牧场结合,设有自营马房并打造骑马项目,与之合作的房东本人就曾是专业赛马骑师。

  目前,京郊大部分民宿以亲子作为主要目标客户群,比如山楂小院、云峰山树屋的亲子客人都占到80%;而位于易县听松书院设有公益图书馆,主打夏令营、青少年教育课堂、幼儿启蒙课堂等,住宿只是其配套项目之一;延庆的乡隅香舍的木工坊颇受亲子家庭欢迎,每周都会请专业的木工师傅授课。

  “实际上杭州、莫干山的民宿现象具有一定偶然性。”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教授、住建部传统村落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罗德胤认为,北方市场也有好民宿,可惜未能形成聚集效应,其中一个原因是创始人或者设计师过于低调,不善于自我营销。在他看来,爆款民宿应具有选址设计、主人文化及服务三个重要因素,其中主人的IP效应占到60%。“比如,大乐之野的吉晓祥、松赞的白玛等,他们本身就是IP,有时候主人的重要性甚至大过房子。”他建议,北方民宿未来发展,一方面要借鉴南方民宿的优势,比如打造网红IP;另一方面要吸取教训,寻找适合北方民宿发展的道路,包括与亲子、农业、游牧业等其他行业相结合。

  农家院才是北方乡村民宿的核心

  目前,江浙及云南的精品民宿逐渐转型精品酒店,部分北方民宿也在因循这条发展道路,比如瓦厂。但是,还有一些北方民宿在尝试寻找一条不同于南方民宿的发展道路。

  曹一勇认为,南北方乡村差异很大,南方乡村的经济与文化与城市差距非常小,因此适合发展精品酒店;而北方农村人口密度小,人均占有空间大,院落才是北方乡村民宿的核心。“客人不需要与其他人分享空间,他可以占有一个独立的小院,自己就是主人。”他表示北方民宿的院落形态可以更加强调家庭性,空间设计也有助于家人交流,比如开放式的自助厨房。隐居乡里创始人陈长春打造的乡村民宿商业模式也是农家院,他认为这是最接近共享经济的形态,并且满足大众周边度假诉求,“精品酒店的冲动式消费复购率很低,目前山楂小院的复购率是20%,预期未来将达到40%。”

  华北农村的普通民宅以夯土石头墙为主,建筑精致度及保存完好性都不如江浙、安徽民居,这给精品民宿改建带来一定困难。罗德胤认为,专业设计可以解决北方民宅的改造问题,“这些院落的建筑基本保留原貌,通过玻璃窗解决采光,同时可将景色引入,比如山楂小院、姥姥家就是很好的案例,就像一个现代化的盒子插入老宅,一方面不动老宅结构,另一方面可以提供舒适的现代化空间;而瓦厂也是通过打掉北墙开窗,将长城景观引进室内。”而麦语云栖改造的民居是新建民居,也是在不改变外观的前提下,尽量让内部空间更加合理化,并通过家具、玩具、家居用品和文创产品来实现美学体验。随着设计师不断推进,北方院落式民宿将逐步形成自己的风格,并带来独特的文化、美学体验。

  建立平台,探索北方民宿新模式

  从这几年民宿业态可以看到,民宿的盈利能力并不强,因此北方投资者们在尝试复制性和可操作性更强的商业模式,并尽量节省建造及运营成本。比如隐居乡里不再直接投资民宿,而是作为民宿孵化器及运营管理平台,由村委会将闲置的民宅集中起来,根据他们提供的方案进行投资改建,然后他们负责托管和培训,“也就是说村民依然是山楂小院、姥姥家的主人,我们只收取管理运营的费用。”陈长春告诉记者,山楂小院1号院的建筑成本只有30万,而且30天完工,“成本只有莫干山的十分之一,价格却可以持平。”一方面可以发动农民的积极性,并还原民宿的本质,另一方,可以探索北方民宿的可复制模式,包括设计、布草、服务甚至庭院布景全部标准化。

  曹一勇也认为,单体民宿在北方市场难以持续发展,应该打造立体化格局,除了品牌化连锁发展,还应建立产业平台,吸引农家院升级、消费者、单体民宿经营者加盟等丰富业态。另外,他认为北方民宿产业收益将远远大于住宿收益,比如有机种植等。

来源:新京报编辑:CTN-7
【中国旅游网声明】本文版权为我站所有,如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,并确保文章的完整性。
  • [280px × 210px]

热门团购